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横扫大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吕晴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吕晴

        草木旺盛的平野上,陈铭静静在那坐着。

        在他身边,赫姆丹脸色恭敬,望着他的身影有些激动。

        “临渊刀.....”

        手中捧着一份书卷,赫姆丹脸色激动,一时间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陈铭刚刚赐下的,尽管没有其亲自修习,但仅仅只是粗略的翻阅片刻,赫姆丹都能感受到其中精妙,绝对是一门决定的外门武学。

        他的感觉没错,最初的临渊刀法,源于鲁奇的赐予,在这基础之上,陈铭又博采百家,重新推演出了独属于自身的临渊刀法。

        新推演出的临渊刀法共有九重,每一重都附带有专门的淬体法门,单单论精妙层次,绝对远在过去的临渊刀法之上。

        陈铭给与赫姆丹的临渊刀法,只是第一重,对于陈铭而言只是再粗浅不过的法门,但对于赫姆丹而言却是无价之宝。

        没有在乎一旁赫姆丹激动的反应,静静端坐原地,陈铭默默闭上眼。

        在他的眼中,世界逐渐变了个模样。

        有天地元气流窜四动,向周围不断散去,与天地之间存在的各种气息相合,差生了种种令人惊奇的反应。

        世界由此而变,种种神秘现象透发而出,渐渐变化,变得五颜六色,种种常人所无法窥见的一幕幕景象一一浮现而出。

        在这种状态下,陈铭逐渐把握到某种气机,远方有一股异样的元气脉动一闪而过,隐隐之间似与他怀里的某样东西起了共鸣。

        “就是这里!”

        下一刻,他睁开双眸,刹那之间,身上一颗紫色的水晶球快速发光,散发出微弱的光辉,逐渐将他的整个人笼罩,在赫姆丹愕然的眼神注视下,直接从原地消失。

        一片荒芜的大地上,漫漫无边的血腥气正在周围洋溢,四周一道道黑气升腾,将这个世界化为一片朦胧的黑色。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天门秘境?”

        徒步行走在此地,望着周围的景色,陈铭有些愣神,眉宇间浮现出些许迟疑。

        此地的景色与他想象中的察觉有些太大了。

        他曾去过大寂灭佛主遗留下的大寂灭秘境,在其中经历过漫长的蜕变。

        那个地方完全是上古佛陀所遗留,尽管历史久远,却并不破败,其中灵气逼人,灵草丛生,一派仙境。

        在此前的陈铭想来,这就是秘境该有的模样。

        但眼前的秘境却决然不同。

        周围的灵气的确浓郁,几乎吸一口气,都是满满的天地元气,其中的元气浓度比之大乾皇宫中还要更胜一戳。

        但除此之外,此地到处都是浓郁的血腥味,一片片干涸的血迹密布在大地上,像是将此地化为了鲜血染红的土地,看上去不像是神佛仙境,倒像是一片魔土。

        行走其间,陈铭随意挥了挥手,神力震荡间,数十米土地被翻开,露出了下方的场景。

        这片秘境的土地之下,赫然埋葬着一具具尸骸,而且念头并不算长,看样子还很新鲜。

        不少尸骸的姿势古怪,身躯竖立,手臂拼命向上伸去,看这模样,像是别人生生活埋的。

        望见这一幕,陈铭脸色渐冷。

        眼前这种情况,不可能是自然生成,毫无疑问是人为。

        陈铭环绕四周,向着周围望去。

        在周围大地上,一片片尸骨显露出来,其中大多数尸骸身上的血肉都被化掉了,身上的血肉消失,只留下一具具披着衣服的白骨。

        偶尔的时候,也能看见几具比较新鲜的尸体,似乎是因为刚刚埋进去没有多久的缘故,一身血肉还没有完全化开,只是血肉变软,身躯表面部分还有血肉残留,另一部分却是白骨。

        “不超过半年......”

        望着周围不断浮现的白骨,陈铭心中凝重,抬头望向远处,心中不免起了些疑惑:“这个秘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漫长时间以来从未开启的天门秘境开启,秘境之中却埋藏着无数的尸体。

        这不可能是巧合,必然是人为所致。

        既然是人为,那么这人如此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天门派,是否又真的存在于这片秘境之中?

        种种思绪困扰着,脑海中一个又一个问题闪过,最终,陈铭皱起眉头,顺着某个方向快速走去。

        在他的佛血感应之中,唯有那个方向的人气痕迹是最重的,能够找到其余人的几率也大上不少。

        .........................

        “晴晴......你说,我们还会有活着出去的那一天么?”

        一座阴暗的房间之中,女孩微弱的声音在其中响起。

        在房间里,一个穿着白衣,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长相精致美丽的女子抱着另一个女孩,在黑暗中相拥取暖。

        在她怀里,被她抱着的女孩看上去大约十三四岁,年纪虽然不大,但一张脸庞却显得十分清秀,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清师姐,我们会活着出去的......”

        在白衣女子怀中,吕晴抱紧了女子,努力使自己的呼吸平静,不让心中的恐惧彻底表现出来。

        “大师兄,二师姐,师叔师伯他们全都死了,我们这一脉,就只剩下我们了.....”

        赵请抱紧吕晴,坐在那里喃喃自语,看上去有些失神,也有些恐惧。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晴晴......你说,我们还会有活着出去的那一天么?”

        一座阴暗的房间之中,女孩微弱的声音在其中响起。

        在房间里,一个穿着白衣,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长相精致美丽的女子抱着另一个女孩,在黑暗中相拥取暖。

        在她怀里,被她抱着的女孩看上去大约十三四岁,年纪虽然不大,但一张脸庞却显得十分清秀,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清师姐,我们会活着出去的......”

        在白衣女子怀中,吕晴抱紧了女子,努力使自己的呼吸平静,不让心中的恐惧彻底表现出来。

        “大师兄,二师姐,师叔师伯他们全都死了,我们这一脉,就只剩下我们了.....”

        赵请抱紧吕晴,坐在那里喃喃自语,看上去有些失神,也有些恐惧。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

红姐图库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