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横扫大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诡异佛陀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诡异佛陀

        “只是一片虚影?”

        狭小的巷子里,望着眼前黑了一片,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的地面,陈铭蹙眉,随手将手上的长刀收起。

        这小巷里出现的邪魅比他想象中的要脆上许多,只是一刀斩落,立刻就崩溃了,没有一点邪魅的不死性。

        就算他入京早已今非昔比,这情况也未免太过夸张了些。

        而且源力上的收获也不太对。

        往常杀死一只邪魅,怎么着也能带来几十点源力,但眼前这次却只有区区几点,算是很穷了。

        这可是短短数天时间,杀了十几人的强大邪魅,就只给了这点源力,实在有些不符合常理。

        陈铭心里有种预感。

        眼前这件事情,还没有真正结果,后面恐怕还有什么在等着他。

        在陈铭收起长刀,准备离开的时候。

        远方,某个阴暗的地下堡垒中。

        朦胧的黑暗中,一片惨绿的油灯点燃着,一双阴暗的血色双眸猛地睁开,带着残酷的杀意。

        “我的魔仆别人杀了,是谁?”

        黑暗中,一个莫名的存在从沉睡中醒来,忽的睁开双眸,望向某个方向。

        在她的视线中,一副莫名的场景浮现出来。

        狭小的小巷,一个年轻人脸色冷峻,手持一把黑色长刀斩落,在刹那间将一头邪魅劈开,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半点迟疑。

        “那是......”

        透过死去魔仆的视野,她敏锐察觉到某种独特的讯息,眼中的瞳孔猛地一缩,联想到了某种东西。

        “魔体.....”

        .....................

        “叔父,好些了么。”

        一座府邸内,陈铭单手放在陈喻的肩膀上,望着他问道。

        “似乎好些了。”

        陈喻点点头,如此说道。

        他看上去脸色有些疲倦,眼睛处有深深的黑眼圈,不过看上去精神势头还算不错,此刻对着陈铭点了点头:“铭儿,多亏你了。”

        “这一次,若是没有你的话,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无妨,一件小事而已。”

        陈铭将手收回,将残存的神力从陈喻体内驱散,才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差不多应该好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这段时间,我就在你府上住下,看看有没有别的怪事发生。”

        “如此甚好。”

        陈喻点头,这时候脸色看上去有些无奈:“唉,这世道,日子越来越难怪了。”

        “我陈家世代为官,昌州名门,尚且屡次三番遇上这些东西,那些平民百姓,就不必说了。”

        “我出事了,还能找铭儿你,其余人家若是出事了,恐怕连个解决的人都没办法找到。”

        他深叹一声,脸上带着深深的失落:“前段时日,我有一朋友家中出事,一次远游,家中突然多了好几口棺材,第二日全家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人留在官署,侥幸未出事,当真是......”

        陈喻开口说着他周围朋友的遭遇,神色之间显得更加落寂。

        他为官数十年,平日里见多识广,对这样的事情见的太多了。

        很多时候,一个你所熟悉的亲戚朋友,可能只是出一趟远门就没了,直接遇上邪魅身死,有些甚至是全家遭劫,境遇一个比一个凄惨。

        也正是因为见多了这些,所以他在感觉到不对之后,才会立刻找上陈铭,让陈铭解决、

        静静站在一边,陈铭静静倾听着陈喻的话语,对于他话语中的无奈与彷徨十分理解。

        他也曾是个凡人,当初刚刚穿越到这世界时,也只是个弱质少年罢了。

        面对邪魅这等超规格的存在,寻常人根本没有太多办法,哪怕是武者,除非武道行至先天,否则最多也只是跑的快些,同样不能与这些邪魅抗衡,太过无力了。

        而在这个世界,先天武者的数量又有多少?

        大多数人,面对邪魅,恐怕就只有等死一途了。

        想到这里,陈铭深深叹了口气,随后望着眼前的陈喻躬身,开口道:“我想拜托叔父一件事。”

        “什么事?”

        望着陈铭,陈喻笑了笑:“你我不是外人,有什么事,直言就可,没必要迟疑。”

        陈铭从怀里将一张纸条拿出,将其摊开,露出了一个比例夸张的佛陀模样。

        “我想请叔父帮忙,找一找这个佛陀,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陈铭如是说道。

        那日从小巷中走出后,他便没有再发现任何异常,只能将那日墙壁上看见的佛陀记下,准备以此为线索,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之所以如此,也是为了保险。

        眼前这一次邪魅的根本并未除掉。等一些时日过去,难保不会再次蔓延,找上陈喻等人。

        这一次,陈铭正好在帝京,在事情没有酿成巨大后果之下将其结束,但下一次,却未必有这么好运气了。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趁着如今有些空暇,将这邪魅的根源一并拔除的好。

        “好,我稍后就让人去查。”

        陈喻看了一眼纸张上画着的佛陀,开口道:“这佛陀如此怪异,容易给人印象,若是有其的消息,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你把这画像留着,过几天时间我再派人去你府上吧。”

        “好。”

        陈铭点头,随后也起身,与陈喻说声告退,便离开了陈府。

        坐上回途的马车,安静坐在马车上,陈铭也在静静思索接下来的行程。

        此刻,乾天子所派的任命已经发下,任他为定州司尉,掌一州军事。

        如今乾天子尚在,对这职位,陈铭没有推辞打算,却也不准备这么快赴任,而准备缓几个月再去。

        这点没什么问题,堂堂归源,又刚刚立下功勋,陈铭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不算什么大事。

        而趁着这几个月功夫,陈铭自己也有不少事要干。

        将叔父陈喻家中的邪魅彻底解除,此为其一,至于第二件,则是天州天门派之事。

        当年岳山之时,吕梁夫妇曾将女儿吕晴托付给陈铭,却在陈铭离开不在之时被一位天门派长老带走。

        天门派位于天州,属于隐世宗门,过去陈铭也曾四方探究,都一直找不到其确切方位。

        直到这一次大乾皇宫一行,先后得见大乾太子与大乾天子之后,他才自乾天子处获得了一份天门派的位置,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前往,去探测一番。

        不说别的,当年吕梁师兄将女儿托付给陈铭,吕晴如今却不在陈铭手中,连其生死都不知,未免有负其托付。

        这一次前往天门派,陈铭不说要将吕晴带走,至少也要确认吕晴如今如何,才能放心。

        一念至此,陈铭缓缓闭眼,独自打坐。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陈铭便一直在自己的府邸中度过,在那里安心修行,提炼自身神纹。

        又过了几天,陈喻那里也派人过来,将最新的消息传递给他。

        “已经有消息了?”

        陈喻府上,望着眼前端坐着的陈喻,陈铭有些意外。

        “我托人在御镜司的卷宗里翻阅,最后找到了不少记录。”

        陈喻将手上一大堆文本放下,望着陈铭开口:“你看看这些。”

        陈铭没有客气,直接上前,拿出最上的一份文本翻开,最后显示出来的是一则记录。

        “大润十三年,乾州星现,刘家村外有狂人夜嚎,全体一百余口人尽数暴毙,尸体之上现出黑佛陀。”

        “大润十四年三月,乾州帝京外,有小儿溺死,三日后却归家,行走如常,半月之后夜班有哭嚎声响彻,小二全家死绝,小二尸体浮现黑佛陀之影。”

        “大润十四年四月.........”

        望着这些,陈铭皱眉,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么多,都是近两年发生的?”

        “是。”

        陈喻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也许是之前看了卷宗,明白了这些东西的不好惹。

        “这些案件,御镜司那边曾抽调人手调查,最后锁定了一个地方。”

        “哪里?”

        “帝京外的黑林深处,那里的一个小型禁地。”

        陈喻开口说道:“那是个早年形成的禁地,因为周围没什么人烟,所以便没有去管,一直留在了那里。”

        “结果在最近,那个禁地又开始活跃了起来,据曾经进去的人说,里面有这种怪异的佛陀像。”

        “有人进去过?”陈铭有些好奇的开口问。

        “是御镜司的武者,据说出来之后很快就疯掉了。”

        陈喻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到了这时候,脸色显得比较犹豫:“铭儿,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去那禁地看看吧。”

        陈铭平静说道,对那所谓的禁地没有丝毫恐惧与担忧:“如果可以,我会把这处禁地铲平。”

        “你....小心些。”

        望着陈铭这模样,陈喻犹豫了一些,最后还是深深叹息一声,如此说道。

        “我知道。”

        陈铭笑了笑,模样很是轻松:“叔父放心吧。”

        “我有把握,就算不敌,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对其他武者而言,禁地的确危险,但对于一位归源武者而言,所谓的禁地,也就是那样了。

        这世上禁地不少,死在里面的人也不少,但其中连先天都极其少见,更不必说归源。

        款且,就算陈铭真的运气不佳,碰上了连归源都不敌的超级禁地,也还有源力异能在。

        神通天心,这就是陈铭无论何时,都足以自保的底牌。

红姐图库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