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横扫大千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声音

第五章 声音

        从训练场上回到自己的院子,陈铭没有做其他的事。

        他此刻,真的在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正在翻阅古书,一派温习功课的模样。

        倒不是陈铭有多好学,而是实在找不到该做什么。

        他的临渊刀法是靠着源力提升上来的,自身根本没做什么,就算去训练刀法,也显得多余。

        独自练刀,效果未必多好,但用源力提升,效果却一定立竿见影。

        岳山上并没有多少娱乐,若是不去练武,那么剩下的时间与其发呆浪费,倒不如用来温习功课。

        “话说,这个世界的大乾,貌似也有科举。”

        安静的坐在床头上,看着手中的记载着先人语录的古籍,陈铭心中想道:“说不定我再这么下去,将来也可以去考个状元呢···”

        这个世界的确是有科举的,这一点,早在陈铭刚刚穿越时便已经确定了。

        来到岳山派后,岳山派里的文院更是号称曾出过好几个状元。

        当然,根据陈铭后来了解,才发现这纯粹是吹嘘。

        岳山文院的确出过不少读书人,不过哪怕是其中成绩最好的,也就是勉勉强强中了进士,离状元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岳山里面的传言,多半是一些不懂科举规则的弟子以讹传讹,慢慢夸大的。

        当然,对陈铭来说,科举其实也没多少吸引力。

        他这一世的家族富甲一方,家中同样有好几个族人在朝中为官。

        陈铭身为陈家家主的唯一孩子,哪怕什么都不做,将来也多半富贵一生,去不去科举都无所谓。

        对陈铭来说,此刻他身上的所有心思,都放在武道上了。

        修习武道,那种不断变得强大,让自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令人着迷,以至于令陈铭不由被吸引进去,迫切的希望达到更高层次。

        而想要尽快变得强大,又需要源力。

        “说起来,源力的获得规律是什么?”

        坐在床头上,陈铭将手上的书本放下,捂了捂脸后,心中突然想道。

        因为一开始不知道源力作用的缘故,对于源力的增长方法,陈铭并没有深入探寻,只知道随着时间流逝,他身上的源力会慢慢增长,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具体规律。

        “看来以后需要多留意下了。”

        摇了摇头,他心中如此想道,随后放下书本,望了望外面的天。

        经过一天的折腾,此刻外面的天已经慢慢黑了起来,一片片阴影在外面笼罩,将世界化为一片黑色。

        “已经到晚上了啊。”

        陈铭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后想了向后,便合衣睡下,慢慢闭上了眼。

        淡淡的疲倦感从身上涌来,伴随着强烈的困意,没有一会便令陈铭睡了过去。

        只是,或许是修为提升了的缘故,这一夜,陈铭的感觉与之前有些不同。

        在他睡着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气息开始在四周逸散,夹带着点点余光。

        半睡半醒之间,陈铭似乎看见了一些东西。

        黑夜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慢慢显现,静静潜伏在阴影处,正在那里盯着他。

        “救.....我....”

        一个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声音阴冷而低沉,带着些沙哑,像是人掐着喉咙发出的声音一般,带着点沉重感。

        陈铭翻了翻身,似乎没有听见。

        外界的声音仍然在继续,阴影之中,那一双莫名的眼眸似乎更加阴冷了。

        “救....我.......”

        那个声音继续响起,这一次,声音清晰了许多。

        “后.....山......”

        在阴影之中,这个存在慢慢报出了一个位置,随后声音迅速衰落下去,慢慢在耳边消失不见。

        次日。

        清晨,陈铭来到文院的教室之中。

        “长安.....你这是?”

        刚刚坐下,坐在身前的王离回身,望着陈铭似乎想说什么,但看他现在的模样却是一愣:“长安,你这是.....昨晚没睡好?”

        看着陈铭此刻的模样,他有些疑惑。

        “昨晚做了个噩梦,睡得有些不太好。”

        陈铭揉了揉眼睛,虽然精力还算充沛,但脸上还是不免有些疲惫。

        “对咯,王兄。”

        似乎想起了什么,陈铭抬起头,看似无意的开口说道:“你昨晚入睡时,有没有听见莫名其妙的声音?”

        “莫名其妙的声音?”王离有些莫名其妙:“没啊,我昨晚一脚直接睡死,什么都没听见。”

        “那或许是我自己做的噩梦吧。”

        陈铭摸了摸头:“你知道后山么?”

        “后山啊?”

        王离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那是山上的禁地,只有掌门和几个长老才能去的地方,外来人不允许进去的。”

        “说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有些好奇罢了。”陈铭随口说道,直接张口就来:“来山上一个多月了,山上大部分地方我都走过,只有后山还没有去过,所以就问问。”

        “也是。”听陈铭这么说,王离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这山上的确无聊,我刚来这的时候,差点被这地方逼疯,要不是我家老爷子强逼我在这读书,我早下山去了。”

        “不过后山那地方也没什么稀奇的,我偷偷进去过一次,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几栋楼。”他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你进去过?”陈铭愣了愣:“不是说禁地.....”

        “长安这就太实诚了。”

        王离摇了摇头:“他不让咱们进去,我们还不能偷溜进去么?”

        “而且,那地方虽然说是禁地,但里面地方那么大,平时有只有掌门和长老会进去,只要小心点就不会被发现的。”

        “那.....里面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东西?”

        陈铭愣了愣,沉默一会,才试探着问道。

        “古怪的东西?”

        王离摸了摸下巴:“几栋看上去年头有些长的老楼算么?”

        “那里面范围很大,但却只有几栋被锁住的老楼,根本找不到什么东西。”

        “长安你想的话,下次我带你过去看看好了。”

        “好.....”陈铭点了点头。

        在这时,伴随着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前来授课的夫子也走过来了。

        他身上穿着一身老旧的夫子袍,脸色仍然严肃,站在前面的讲台上向下扫视一圈,见没人缺席,便开始讲课。

        “那个声音.......真的是错觉么?”

        在讲堂上,想着昨夜里听着的那个声音,陈铭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心中不免染上了些阴霾。

        一趟早课很快结束,当早课结束后,陈铭离开文院所在的大厅,向着岳山派中的饭堂走去。

        不得不说,虽然岳山派内的娱乐设施极度缺乏,但在一些基础设施上,这地方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文院授课的夫子,都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平日里学生弟子的衣食住行,也都有专门的奴仆打理,学子在这个地方,只需要专心练武读书即可,根本不需要关心其他事。

        走入饭堂,因为此刻时间还早,里面的人并不算多,其中还有一个陈铭的老熟人。

        “陈师弟!”一声轻呼声从前方传来,伴随着一个小小女孩的笑颜展开,一起展露在陈铭眼前。

        在陈铭的前方不远处,方嘉身上穿着一身灰衣,此刻正起身对陈铭挥着手,一张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庞笑的煞是可爱。

        “方师姐。”

        望着方嘉,陈铭先是一愣,随后也是一笑,顺着小路向前走去。

        在岳山上的这一个多月,陈铭与方嘉虽然见面不多,但却还保持着联系,彼此之间相处还算融洽。

        直接坐在方嘉身前,还没有聊多久,一旁的仆从便将陈铭点的餐拿了上来。

        一盘上好的牛肉,一大碗素面条,还有一些油饼与干肉。

        看着这些东西,陈铭不自觉有些饿了,直接伸出手,拿起烤好的牛肉就一口咬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陈铭的胃口似乎格外的好,只是短短一会,便将一盘牛肉与一大碗素面全部解决。

        解决完这些,他看向眼前的油饼与干肉,直接伸出手,将一大张香喷喷的油饼拿了过来。

        “师弟,你吃这么多.....没关系吗?”

        方嘉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铭不断吃着,看着他那小小的身影,一时间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应该....没事吧?”

        一口将最后一张油饼解决,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盘子,陈铭愣了半响,才如此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的胃口似乎格外的好,哪怕一口气吃了这么多东西,也丝毫不觉得撑,反而隐隐还想再来一些。

        “习武中人的饭量,总归是要比常人大些的。”

        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伴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陈铭两人转身望去,只见在饭堂的路口处,一个身上穿着灰袍,容貌英俊的青年脸带微笑,正从那里走来。

        一路走到陈铭身前,他望了一眼陈铭,随后开口说道:“这位师弟平日里习武应当十分勤奋,身体劳累大,再加上还处在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些不足为奇。”

        “吕梁师兄。”

        身旁,看见来人,方嘉连忙起身,看着对方问好。

        “是方师妹啊。”

        看见身旁的方嘉,吕梁脸色温和的点了点头,脸上始终带着笑意,随后转过身,看向陈铭:“陈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红姐图库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