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尸祖在线阅读 - 第66章:找内丹

第66章:找内丹

        大多数人都喜欢随波逐流,而不是特立独行。

        碰到这等惊悚恐怖的场景,普通人的第一反应是失声大叫,惊惶无措,

        叶宽的做法就很正确,很规范。

        可是他叫着叫着就不叫了,

        因为太尴尬,太羞耻了。

        高秋官跟孟英四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他,那眼神,那表情,就像是在看隔壁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让他这么一个七尺男儿怎么有脸再像个娘们样大喊大叫。

        就算是心里再害怕,再恐惧,都做不到啊!

        叶宽及时止住了叫声,低着头,羞红着脸,仿佛一个做错事羞愧难当的乖孩子。

        “把鱼叉给我。”站在船头的高秋官对着孟英道。

        “好的老板。”孟英兴奋的捡起船板上的鱼叉,递给了高秋官。

        水面上漂浮的头发越来越多了,密密麻麻,盘根交错,让人看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高秋官手持锋利的鱼叉,眼神锐利的环视水面,在那堆密集的头发之间来回穿梭。

        此时的情况跟叶宽之前碰到的怪事大致相同,

        按照剧情的发展,

        马上这些诡异的头发就会攀上船板,攻击船上的活人。

        高秋官在等,

        他在等这堆头发真身的出现,

        然后一击必杀,一劳永逸。

        这就是懒人心里的做事方式,怎么快捷怎么来,怎么轻松怎么来。

        果然跟叶宽所描述的一样,

        漂浮在水面上的头发开始缠绕船体,攀爬船板了。

        “英英,别让这些头发爬上来。”高秋官沉声的开口道。

        “好的,老板。”温柔乖巧性格的孟英对于老板的命令一向是绝对服从,从无怨言。

        孟英熟练的拔出绑在背后布袋里的实心钢制棒球棍,在叶宽一脸震惊骇然的眼神中,朝着快要爬上船板上的头发一个猛烈的横扫。

        “叶宽,你也别愣着了,一起帮忙。”高秋官目光依旧巡视着水面,头也不回的开口道。

        “哦,哦,好的。”叶宽闻言一个激灵,立刻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慌慌张张下才找到一把从木棚里带出来防身的菜刀。

        我砍,我砍,我砍.....

        我剁,我剁,我剁....

        孟英一个人已经把大部分的船身危险给控制住了,所以叶宽只能蜷缩在船尾,跟从船尾处爬上来的头发激战着,而且还要随时随地,胆颤心惊的防止着自己被队友给误伤。

        时间一点点流逝,

        险境却没有一点点缓解,反而越来越危机四伏,险象环生。

        可是因为自己的攻击被阻挠,

        隐藏在水底的水猴子生气了。

        缠绕在船身的头发越来越浓密,爬上船板的头发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凶猛。

        从远处看,

        渔船就像是被厚厚蛛丝牢牢裹住的可怜猎物,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的危险。

        “我快坚持不住了。”

        船尾的叶宽劈砍的动作明显缓慢了下来,现在的他直感觉手臂酸痛,精疲力竭。

        “英英,帮下他。”高秋官有条不紊的主持着大局。

        “是,老板。”

        听到新命令的孟英,立刻脚步一移,手腕变换攻击的方向,凶残刚猛的棒影朝着船尾的方向挥舞过去。

        “哎呀,妈呀。”叶宽吓得心跳都停了,抱头,卧倒,一气呵成,迅如闪电。

        爬上船尾的头发瞬间被肃荡一空,孟英又重新挪回原点,继续清扫从渔船两边爬上来的头发。

        叶宽面色发白的从船板上爬了起来,腿脚发软,心脏狂跳,大有捡回一条小命的庆幸感。

        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现在打死他都不敢开口说坚持不住了,他害怕那个孟英再来帮忙,在他心里,孟英这个暴力小萝莉,简直比水下面的水猴子都要恐怖一百倍。

        对比之下还是剁头发要安全的多。

        顿时,

        叶宽觉得手也不酸了,腿也不软了,全身又再次充满了力量。

        我砍,我砍,我砍砍砍.....

        我剁,我剁,我剁剁剁.....

        隐藏在水下的水猴子显然很谨慎,很会隐忍,佯攻了这么久,居然还能强忍着没有现身。

        要知道像大鲤鱼跟黑猫这种晓通人性的灵物对于那些妖魔鬼怪之流的吸引力可是无比巨大的。

        遭到大鲤鱼的挑衅,撩拨,戏弄,引诱,还能如此小心谨慎,这显然有些出乎高秋官的意料之外。

        不过,

        这也只是暂时的。

        再狡猾的猎物也逃不出好猎手的枪口,高秋官可以肯定,这只躲在水下的水猴子马上就要忍不住了。

        要不然,

        它也不会跟自己僵直这么久,

        因为它根本就没打算放弃船上的美食。

        咕噜咕噜.....

        一朵更大的水泡从浓密的头发堆中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

        那堆浓密诡异的头发慢慢的隆起,一对赤红色的妖瞳缓缓的露出水面。

        “哼!终于等到你了。”

        高秋官目光一凝,嘴角露出讥讽的冷笑,手持钢叉扬起,对准那对妖异的赤眸,悍然刺去。

        撕啦.....

        被扔出去的钢叉宛如一根脱弦而出的利箭,在空气中摩擦出一阵呼啸的破空声。

        然后,

        不偏不移,

        正中靶心。

        “哇.....”

        一阵惨烈刺耳的婴啼声响彻云霄,撕开黑夜。

        缠绕渔船的头发突然疯狂的收缩,抽回,江面上被搅动的波涛汹涌,浑浊不堪。

        “撒网。”高秋官目光冷冽的命令道。

        孟英得令,立刻放下手上的钢制实心棒球棍,取下挂在船沿上的大网,对着在水面上疯狂挣扎翻滚的头发团撒去。

        少顷,

        高秋官,孟英,叶宽围在了一起,盯着船板上那陀黑乎乎的头发团不可思议的啧啧称奇。

        “这就是传说中的水猴子啊!”高秋官摸着下巴道。

        “好丑,好恶心。”孟英嫌弃的说道。

        “原来就是这坨恶心的玩意害的老子本钱赔光,血本无归。”叶宽用力拔出插在头发团上的钢叉,用狠狠的插了几下,愤怒的说道。

        这玩意长的的确有点对不起大众审美,

        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是一颗篮球带上了一头乌黑浓密的假发。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

        这颗蓝球上还长着人类的五官跟四肢,

        又岂是丑陋,恶心,反人类,丧心病狂这些简单的形容词所能描述形容的。

        高秋官拿着菜刀,蹲在船板上,在那死的不能再死的水猴子身上一阵捣鼓。

        污血横流,肉末跟头发扔掉到处都是,

        而高秋官全程却面色如常,目光平静。

        叶宽趴在船沿上吐的撕心裂肺,脸色比白纸还要苍白数分。

        “老板,你在干什么啊?”孟英睁着大眼睛呆萌的问道。

        “找内丹。”高秋官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

红姐图库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