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正德大帝在线阅读 - 第275章 欺我大明者,必诛之!(二合一)

第275章 欺我大明者,必诛之!(二合一)

        佛郎机印度总督阿梅尔被带到了大明两广总督汪宏面前,阿梅尔一见到汪宏就用蹩脚的大明官话,喊道:“总督阁下,请您制止你属下的残暴行为,他们这样做是在违背上帝的意志!”

        “本官不信上帝!让他跪下!”

        汪宏如看风景一般看着船外,看着正在开展报复性打击的大明官兵,没有转身看向这阿梅尔。

        “遵命!”

        副总兵戴大宾说后,就一挥手,示意两明兵让这阿梅尔跪下。

        “慢着!贵国已经取消了跪礼,你们为何还要我下跪,总督阁下,你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请您予以我应有的尊重!”

        阿梅尔忙喊道。

        “尔等不过是蛮夷,也敢妄称‘士’!你说的没错,吾皇已经取缔跪礼,非大礼不得大拜,但那是对于我大明子民而言,你不过是蛮夷,见到本官不跪,是想让本官打断你腿吗!”

        汪宏说后就突然转身,大声喝道:“让他跪下!”

        咔嚓!

        阿梅尔的双膝直接被明兵一脚踢断,然后直接跪倒在甲板上,而阿梅尔也疼得不由得大叫一声:“你这是在羞辱我!”

        “没错,本官就是在羞辱你,你能如何?”

        汪宏问道。

        阿梅尔一时语塞,这时候,外面来自佛郎机人的惨叫声让阿梅尔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求见这大明总督是要求他停止对自己佛郎机人的残杀行为的,因而,这阿梅尔忙又道:

        “总督阁下,请您让您的部下立即停止这种残害我佛郎机国民的行为!或者请您告诉我,您们为何要这么做!您们的陛下是一名仁爱的帝王,难道您们要违背您们帝王的意愿吗?!”

        “因为你们杀了我大明的国民!而且还把他们奴役凌辱致死!”

        汪宏回道。

        阿梅尔听汪宏这么一说,一时不由得再次语塞,然后忍痛向汪宏鞠了一躬:

        “对此,我表示很遗憾和抱歉,但是,我认为这不应该成为您们报复的方式,我们是高贵的上帝信徒,您们不能以这种野蛮的方式对待我们?”

        “难道,就准许你们这么对付我大明子民吗?”汪宏问道。

        “我们并没有要杀死他们,我们只是让他们在为我们劳作,而且他们本就是被我们俘虏与买来的奴隶,我们有处置他们的权力!”

        阿梅尔说道。

        “很好,你和你们这里所有的人现在都是我大明的俘虏,本官也有处置你们的权力,听我们的人说,你们这些高傲而无耻卑鄙的西夷竟把我大明的百姓当成夜壶,往他们口里撒尿,羞辱他们!既然如此,来人!命令船上所有男丁现在即刻排队往这个蛮夷的总督官嘴里撒尿!然后灌粪,让他尝尝被羞辱的滋味!”

        汪宏说着就大声吩咐道:“把他嘴掰开!”

        “遵命!”戴大宾吩咐了一声,就亲自掰开了阿梅尔的嘴,阿梅尔呜呜的挣扎着,就是挣扎不开,他也没想到会有今日,一时间是既后悔又愤怒又害怕。

        ……

        一个时辰后,阿梅尔已是全身湿透,臭气熏天。

        汪宏也懒得再看他,只吩咐道:

        “把他拖下去,三日后,所有佛郎机的俘虏全部押到岸上去处置!

        分出三批来,一批绑在一起站着,用铁丝网隔着,做士兵们试枪的靶子!

        一批则选五人一组,每五人绑在一块石头上,做炮兵们试炮的靶子!

        剩下一批,绑在一起,让士兵们试刀,砍下人头筑成水泥京观!

        如果人数不够,就拿这里的土人来凑!让他们知道羞辱我大明子民的下场!”

        “遵命!”

        大明官兵们皆十分兴奋,对于汪宏这种要彰显大明威严的命令无不积极去办。

        三日后。

        阿梅尔这时候与一众佛郎机官兵被分批押到了岸上。

        此时。

        官兵们也被召集了起来,一个个都带着满足的神色,副总兵戴大宾见此不由得吩咐道:

        “把棉甲戴好!枪拿稳!站端正!不要因为尝了西夷女人与杀了西夷男人就真的变成了强盗!记住,你们还是我大明的官兵!是为帝国而战的勇士,都打起精神来!”

        戴大宾说后,在各级军官的喝令下,大明的两千多官兵们皆挺直了胸膛,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

        而戴大宾见此便先让火枪兵去试枪。

        一批佛郎机的官兵被押解到了火枪兵面前,且都被绑在了木架上,还在他们胸膛前贴上了一张射击环数标记图,但这些佛郎机人还是拼命地挣扎着,他们都意识到自己是要被射杀,因而一个都慌张的不行。

        “呜呜!上帝啊,我克尔克还不想死啊!这些东方人为何如此残酷!”

        “我后悔来这里,我要回里斯本!”

        “各位尊贵的东方人,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们不要这样,看在上帝的面子上,饶恕我们吧!”

        ……

        任凭这些佛郎机的官兵如何呐喊,大明的士兵皆没有受其影响,皆严肃地握着枪,站在这些佛郎机人靶面前。

        “举枪!”

        在武官的指挥下,火枪兵按照指令,举起了枪。

        “瞄准!”

        武官指令一下,火枪兵立即利用准星瞄准!

        “射击!”

        旋即,武官们射击指令一下,火枪兵们便扣动了扳机,枪弹直接带着一股烟尘从枪管里窜了出来,当场如一阵阵炒豆子声一般,将这些佛郎机人射杀当场,血直接飞溅,一个个佛郎机人猛地颤动了一下,然后低垂下了头。

        “报靶!”

        武官指令一下后,士兵便齐步走到了这些佛郎机人面前,分别按照序列开始报靶。

        “报告!十环,人亡!”

        “报告!九环,人亡!”

        “报告!九环,人亡!”

        “报告!八环,人未亡!”

        “报告!八环,人未亡!”

        “报告!十环,人亡!”

        士兵相继报起靶来。

        当然,一些没有被当即射杀的佛郎机人,大明的官兵也不会放过,负责指挥的武官当即下令:“端枪,练刺杀!听我口令!”

        这武官一喊完,大明火枪兵俱端起了枪。

        旋即,这武官大声一喊:“刺!”

        于是,无数寒光泠泠的尖刀直接噗呲一声刺入了这些佛郎机人的胸膛,已被射杀的佛郎机人再次流血,而未因射杀而死去的佛郎机人则再次惨叫一声,旋即死去。

        阿梅尔见此再次大喊了起来,十分愤怒和伤心道:“天啊,你们这是在屠杀!你们太残酷了!”

        ……

        此时。

        在另一边,四艘大明风帆战列舰已一字排开。

        而在大明风帆战列舰外的海滩上则有序分布了许多大石头,这些大石头上皆绑上了佛郎机人,如同佛郎机人把大明的子民绑在炮台与桅杆上一样。

        “检查各炮!”

        炮兵指挥官下令道。

        “一号炮检查完毕!”

        “二号炮检查完毕!”

        “三号炮检查完毕!”

        ……

        旋即,各类炮兵开始回令,同时,各舰旗语也向指挥官表达了出来。

        炮兵指挥官见此便立即下令道:“放!”

        于是。

        大明八十门加农巨炮直接吐着火舌,将数十发炮弹倾泻在了这些石头上。

        顿时。

        这些石头直接迸裂!

        而绑在这些石头上的人不是被炸成粉碎,就是连着石屑一起被炸飞了出去,成为碎渣!

        就算是没有被直接炸死的也成了残废如血团一般在沙滩上哀嚎着。

        “再放!换子铳!”

        轰!

        炮兵指挥官一声令下,四艘大明风帆战列舰组成的战列线将无数炮弹再次倾泻而来,而这些佛郎机官兵现在也是无比悔恨,哀求着:“高贵的东方人啊,求求你们饶恕了我们吧!求求你们饶恕我们吧!”

        当然。

        这个时候谈饶恕自然是晚了。

        火炮再次把这些佛郎机人连着石块变成了碎片!

        整个海滩上已经是一片狼藉,犹如修罗地狱一般,到处是残臂断肢!

        “我的上帝啊!这是我的错,我不该带他们来这里,我应该带他们回去,我不应该让他们去惹东方人!他们的炮弹居然可以在爆炸时变成碎片伤敌,这样的帝国,我们真的无法招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上帝啊,你是要让东方人来惩罚我们的贪婪吗!”

        阿梅尔见此惨状无比懊恨,几乎已经失声痛哭起来。

        “赶快走!”

        这时候,押解他的明军士兵朝他喝令了一声,而阿梅尔也看见前方有明军士兵正手握着一种刀背厚实刀面也很宽的刀,他认得出来,那是砍头刀。

        而此时,一批佛郎机人正被押到按在一条长条石上,待一名士兵的旗帜一往下摆,砍头刀便直接落下,厚实的刀背带着强大的惯性直接朝这佛郎机人的脖子砍了下去。

        咔嚓!

        大明的高碳钢刀锋利至极,一刀砍下时,人头已断,但血还未出来,片刻才如地热泉一样突然喷发出来,直接冲向高空,染红了天空。

        阿梅尔见此吓得不由得一哆嗦,他害怕极了,也恍惚意识到自己要这样被斩杀,他急忙拼命后退着:“不,不,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是大葡萄牙帝国的总督,你们不能处死我!我不要被砍!”

        “老实点!”

        一名明兵朝他大喊一声,就将他拖了过来,刚要按在已是血迹斑斑的长条石上,这阿梅尔就跪了下来,哀求道:“求求你们,饶了我,我愿意用所有的黄金白银赔偿你们!赔偿曾经被我们羞辱而死奴役而死的汉人!”

        “我们不缺黄金白银,我们缺的是用你们的鲜血却告诉所有的人,大明的百姓不能被任何种族的人欺凌!”

        汪宏这时候走了过来说道,旋即也一挥手道:“砍!”

        咔嚓!

        阿梅尔的人头断了下来。

        而这边,大明的工兵正在调和着水泥混凝土,且也刚刚调和好,而一颗颗佛郎机人头也被堆好,堆放在了果阿城海港最显眼的地方,即灯塔那个位置,筑成京观!

        然后,大明的工兵把水泥混凝土朝这些京观上浇铸了上去,碳水化合物和着水泥混凝土组合成了最坚固的三角塔,三角塔最顶端且已被水泥浇铸得只有一张凝固的脸,而那张脸是佛郎机印度总督阿梅尔,或许他从来也没有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存在着。

        大明的龙旗插了上去,就插在了阿梅尔的人头上,重新浇铸上水泥凝固。

        同时,汪宏令人在京观塔靠海一面镌刻上一行字,字的内容是:欺我大明之子民者,必诛之!

        至此。

        大明才算真正占领果阿城!

        数日过后,这座京观塔已完全凝固,变成了大明军队第一次踏上印度次大陆的丰碑!

        佛郎机在这里积攒下多年的黄金、白银、象牙、麝香、丁香等名贵货物,彻底被大明所拥有,也包括他们的建筑!

        而教堂则被大明变成了传授汉文的学堂,昔日被他们奴役的大明百姓成为了这里的第一批贵族居民,他们被分予了土地与建筑,还有奴隶。

        所谓奴隶则是这些阿三土人。

        自从汪宏知道这些阿三土人对当初被佛郎机人奴役的大明百姓并不友好甚至还为虎作伥后,便宣布这些阿三土人算不上是大明的子民,本因要被驱除,但考虑其大明开发果阿需要足够的劳动力,因而便下令将这些阿三土人贬为贱民,且准予对其进行买卖,除了部分分给大明在这里的居民外,且可由帝国海贸总公司销售出去。

        毕竟这是殖民初期,作为大明官员的汪宏不会如现代人穿越的皇帝朱厚照那样对各国的人都保持足够的尊重。

        因而,对于汪宏而言,如何能让大明利益最大化才是他需要考虑的,也可以这么说,在他的世界观里,只有大明的人才算人。

        当然。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汪宏一样的思想,也有圣母一样如韩文这样的人。

        本来是被贬黜到果阿负责汉化土人的韩文现在已经忘记了自己喜欢的娼女玉爱在得知自己被贬为庶民后而离开自己和一商人远走高飞的悲伤,而积极投身到为当地土人争取权利的运动中。

        他一边教授着这些土人汉字,一边又要求汪宏废除贱民制度,把当地土人也视为大明的子民。

        但韩文的观点并没有得到大多数大明官员的支持,特别是在果阿城的大明文武官员,都认为韩文是农夫与蛇故事里的农夫。

        但在大明国内,倒是有不少支持韩文的大儒,且纷纷弹劾汪宏在果阿的行为是悖逆仁道,甚至直接指责大明占领果阿本身就是不仁道的行为,请求皇帝朱厚照下旨让汪宏撤回来,只让果阿重新立国,让其称臣纳贡便是。

红姐图库彩图